三年不如一日

Sword and Gun.剑和枪。

[周黄]绝对防线

我好喜欢这一篇!!尖叫!!!

闲亭花谢_☆ 静候灵归.:

看不大出来的未来科幻战争背景..。


一个妹子的点文,背景可能不是特别符合要求..?请原谅.下次补艾特.



  周泽楷风尘仆仆从总部赶回基地时正好赶上所有人都放下手中的事情在迎接新人,场面热闹以至于他输入繁复的密码编号踏进基地内部时还以为走错了地方。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所有人同时回过头来,江波涛第一个反应笑着朝他招了招手:“小周回来了,来看看我们的新人。黄少来,这是我们队长,周泽楷。”


  那双澄澈的眼睛望过来时周泽楷一瞬间都没反应过来,直到那看起来单纯活泼的少年朝他一笑,一开口就是一句语调飞扬的“Hi,枪王,你好啊!”


  


  黄少天。


  黄少天。这个人是很久之前就有传言上头要调来他们轮回的新人。啊,准确来说其实并不该算是完全的新人。他早经过了长时间的磨练和重重的艰难坎坷,在一切可想象与不可想象的炼狱考验中活下来,最终从几百名老辣可怖的专训特种兵中脱颖而出。然后不断打磨,一遍一遍扔置于死亡边缘,然后又一次一次艰难地活下来。据说是被总部无所不用其极专门培养出来配合周泽楷出任务的,最高级佣兵。


  可想而知这人有多么的可怕。周泽楷也曾想过这会是怎样的一个人,也许孤僻善变,也许手段毒辣,也许冷漠桀骜,却独独没有料想到会是这么一个人——


  这么一个,笑起来简直像是初经世事的少年。


  


  他转瞬间思绪万千,还没来得及回应,就见那带着笑容的人跳下高椅几步走到他眼前向他伸出手:“枪王?或者,叫周泽楷可以吗?你好我是黄少天,初次见面很高兴认识你。”


  简直像是在任何一个酒吧搭讪初遇的陌生人。周泽楷忍不住腹诽,这种感觉让他不禁开始怀疑起这个人,是否真如传言的那般强大?


  默默伸出手象征性地碰了碰,对方的骨节纤细的手在他宽大的掌心里显得秀气又柔软。若不是无意间擦过食指和虎口感受到常年掌握兵器的薄茧,周泽楷简直都要把对方当做随处可见的普通孩童了。


  那少年——黄少天,收回手偏头朝他又是一笑,眨眨眼,浅得发亮的瞳孔反射机械冰冷的灯管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像是能轻易刺穿周泽楷厚重的心壁潜到最里头去。


  “枪王…或者现在我应该叫周队对吧?看起来,你似乎并不信任我。”黄少天笑着,眼神闪亮,唇角勾起的弧度干净又单纯,“让我猜猜看,是不信任我的能力对不对?”


  “是。”周泽楷坦然地点头。他看着黄少天回头看了一眼江波涛——对方倒是笑着向他点点头——于是他又回过头来看周泽楷,笑得飞扬而自信:“好吧,虽然有点不爽,但我还是可以理解的。那么,需要比一场试试水么,枪王?”


  


  *


  


  对面优雅地收起流动着银光的上好长剑,望过来的眼睛里带着兴致高昂和酣畅淋漓。周泽楷想着果然不负盛名,慢吞吞收起双枪。大概自己脸上也有笑意。他想他也许可以理解为什么这个人一上来就博取了轮回上下的好感,包括现在的他自己也一样。这个人,实在是有一种特殊的吸引力。


  也许是长年挣扎于生死边缘历练出来的人格和气场,却意外的善于讨人喜欢。周泽楷这样给这个新人下定论。当然,还有上头所言不虚的强大力量和心理素质。这个人,以后将是自己的搭档。周泽楷沉沉看着再一次向自己伸出手少年眼里的璀璨,心里染上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那是他们初识、初会。两只手终于紧紧交握时,周泽楷想到一个过于玄妙的词。


  


  *


  


  在这个高速的时代冷兵器早已被淘汰得差不离,而黄少天使起长剑来却让人在古色韵语外感受到强大的压迫和锋利。若不是亲身见识过那柄长剑的力量,恐怕周泽楷第一眼也要轻看几分。


  两人用很短的时间进行初期磨合,第一次训练的间隙周泽楷问黄少天:“上头为什么会给你这个?”


  黄少天眼神跟着落在膝头自家长剑流光溢彩的剑身上,眼中带着难得柔软的依恋。“是我自己选的它。我挺喜欢剑的,以前还很小就立志要当个剑客呢。”他说着笑起来,“可惜后来七岁不到就被送去开始特训。终于可以到有了可以亲自挑选武器的时候,我想都没想就选了这个。冷兵器怎么了?我能把它使出比热兵器更强大的力量。”


  周泽楷安静地看着他手指抚在流光的剑身上,那剑像是他的一部分,割舍不掉。纤长而灵活,锋利却细腻。


  那是他们初试。周泽楷好像知道了更多的,关于黄少天。


  


  *


  


  他们第一次配合出任务就是桩大案。


  黄少天隐在高大的建筑物背后想这简直就像老套的港剧,而周泽楷正奔行在错综复杂的暗巷感受身后时近时远的气息。对方很显然难以追上他却又迫于身份无法闹出太大动静,周泽楷甚至还能分出闲心想很久没有这么轻松的任务了。大概因为知道有人在前接应,他只觉毫无压力。


  还有最后四个拐角。三个,两个,一个!周泽楷算准时机暴起翻上围墙,不顾身后追兵直扑早已做好准备的黄少天。黄少天神色一凛,迅速回身就是长剑出鞘,身子已然隐入围墙投下的阴影。毫无意外地截住飞快追来的人,两人一个近身一个远程迅速干掉了四五个对方雇佣兵完成任务,而这时遥远基地的时钟钟面才堪堪送着分针走过第十二格。


  “不错嘛,挺快的,合作轻松愉快。”黄少天随意瞥了眼地上横七竖八倒着的尸体,眼神里泛上来一丝惋惜。“可惜了,身手不错。”黄少天说着随性踏着步子伸手去周泽楷贴身口袋里掏一块准备好的绢布,认真擦拭起长剑剑身上残留的血迹。周泽楷双枪早已收好,正和江波涛通讯反馈,以便他向上级交代。


  时间还早得很,并没有预想到这么快结束的两人对着大眼瞪小眼好一会,黄少天干脆在墙角坐下来,顺手拍了拍身边的地面:“来周队,坐?反正还早,偷个懒歇会儿回去没事吧?我正好把冰雨擦干净了。”


  周泽楷站在他身前看他像捧着稀世珍宝一般捧着他的剑,上好的绢布沾染上污脏的血迹也毫不在意。他神情庄重,低着头长却疏的睫毛垂下来遮住了他的眼神。周泽楷忍不住蹲下去看他的动作,像是庄严的仪式。


  他想说不离开恐怕会有追兵后至,却无法开口。这是他们初次配合,却像是多年的旧友搭档,默契而贴合。而周泽楷第一次觉得这个简单的人似乎并不那么简单。


  他的眼睛里有太多的东西。


  


  *


  


  在无数次任务后,周泽楷和黄少天也养成了无数契合的小习惯。比如任务后随地走走或就地休息,比如随时轻松的交流,比如黄少天刺出一剑同时耳畔呼啸而过直击靶心的子弹。数不胜数。


  而他们的关系依旧说不清,道不明。是默契的战友搭档,是亲近的兄弟朋友,却大概也是亲密的情人,爱人。


  黄少天从未明确表示过自己对此的态度,却似乎时时默认。


  在隐秘战场上的默契与在床上的默契似乎同出一源。而周泽楷越来越看不清黄少天这个人,却又好像他只是他。好像一直他都是那个当初坐在轮回群众中间笑得灿烂的少年,好像是周泽楷想得太多。久而久之也就潜意识忽略逃避了这个问题,没人想过蝴蝶小小的翅膀颤动会引起遥远巨大的风暴震动。


  某次在又一次抹掉冰雨剑身上最后一丝鲜血后黄少天坐在隆起的山包顶对着夕阳感叹,都这么久过去了啊。周泽楷静静地坐在他身旁带着皮手套的手指去勾他浅色的发,因为经常处于战斗于是抹得很服帖的短发看起来带着锋利的光芒。是啊,好像昨天他才向他发出“试试水”的邀战,今天就已是这么深的关系。世事无常,能够相遇已实属不易,更罔论他们如此深的羁绊。周泽楷已经非常满足了。就像本毫无交集的两颗行星却突然轨道相接,多么不易。


  想着周泽楷就伸手去触碰他泛着冷光的冰雨剑身,黄少天没有阻拦。都说现今时代武器是每个人最后的防线,而他们却可以轻易允许对方触碰自己的防线。这又说明什么,无人知晓。


  


  *


  


  男人之间的床事总是激烈又热血,或来得猝不及防。黄少天被放倒在床上时想着的还是周泽楷握着枪的手,而这时那双漂亮的手正压着他为非作歹。


  周泽楷看着黄少天穿着他的衬衫坐在桌前把玩他的两把左轮的时候是完全放松的,对方一边饶有兴致地把荒火和碎霜翻来覆去一边嘴里还问他:“这枪不会走火吧?”周泽楷摇头,黄少天摇头晃脑像背书一样问:“我听说左轮后坐力大而且子弹少,换弹还慢,所以对枪手的素质要求很严格,是真的?”


  周泽楷想了想,似乎是的。他也用普通的自动手枪或步枪,大概什么枪都用过,但到底始终没有自己的左轮趁手。这些左轮的劣势似乎也是真的存在,但并不影响他分毫。也许是习惯了。于是他点点头,靠过去从侧边搂住对方看他认认真真地摆弄自己的傍身武器。


  黄少天看来看去最后下结论:“我还是比较喜欢荒火。”说着他试着将荒火转轮拨向一侧换弹,周泽楷的双枪都是双动直接扣扳机击发,只要对方手指轻轻一扣,一切就都完了。但周泽楷一点也不紧张。他靠着对方的肩膀看他握冰雨的手指摩挲过荒火锃亮的枪管和转轮以及沧桑的枪底把,最后他低下头,浅色的唇瓣辗转缓缓地落在枪管上,微眯的双眼里一如对待冰雨般神圣且沉醉。


  周泽楷说不清那一瞬间是怎样的心情,但没必要说。他拿下黄少天手里的左轮放回桌上,一伸手抄起黄少天往床上一撂。对方顺势伸手环住凑上来周泽楷的脖颈,还在耳边催眠般地问:“周泽楷……让我猜猜,你的枪是自制的对吗?嗯?有多长?”


  他这话其实有歧义,周泽楷想。但他管不了这么多,一口咬上对方锁骨才含糊地回答他:“枪管102mm,全长240mm ,自制枪。”


  “嗯……”周泽楷手指探进去时黄少天小小哼了一声,随即将腿环上他腰。这场情事来得太过突然,周泽楷甚至来不及脱掉黄少天身上仅存的衬衫和自己的长裤,挤进去的时候满脑子都是黄少天亲吻荒火时虔诚肃穆的神情。


  


  荒火和碎霜是他最好的的搭档,黄少天也是。


  荒火和碎霜是他的绝对防线,而黄少天,大概称作底线才最为合适。


  


  *


  


  在面对蓝雨齐整的队伍时,周泽楷自知十分不妥却无法控制地又一次想到了那日黄少天亲吻荒火的模样。


  锋芒尽敛后所能拥抱的最温柔。


  


  上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和黄少天出任务,最后他只给他留下满地的血迹。那是周泽楷在此之前最后一次见黄少天。而这一次,对方站在对立面的队伍中,站在蓝雨的中央,神色如常地朝着他,或他们笑。


  还是太刺眼。周泽楷无比冷静。是什么时候猜到黄少天身份没有那么简单的呢?不知道。但早从他下意识决定忽略它时,他就输了。输得彻底,输得毫无翻盘之力。


  他还记得黄少天说从来不想杀人,因为明白死亡的痛苦。


  他还记得黄少天说之所以给冰雨取名为冰雨是因为它会反射蓝光。


  他还记得黄少天跟他提起在总部训练时多么九死一生。一句话带过。


  他还记得黄少天坐在绚烂的夕阳里抱着冰雨给他讲这把剑的故事。


  他还记得黄少天问他轮回是为政府效力,解决政府不便于出面的事情而存在的,那么他周泽楷呢?


  他还记得黄少天的每一个小习惯,记得黄少天脸红的样子,记得黄少天在他耳边旖旎黏腻的低哼,记得黄少天双目生辉的模样,记得黄少天难过和快乐的样子,记得黄少天挥剑斩下的样子,记得黄少天冷冽的、凌厉的、温驯的、耀眼的眼神,记得他最初的模样,记得他们的和他的一切。


  他还记得黄少天低头亲吻他的荒火的神情,而荒火此时在他腰间发烫,灼烧着他的灵魂,宣告着它的、他的不甘。


  


  蓝雨的喻文州在笑着,眼神温柔。他伸手搭在身边人的肩上,同他们招呼:“想必都认识了么?不过还是要正式介绍一下。这位是黄少天,蓝雨的王牌,也是我们的底牌。夜雨声烦,剑圣。”


  周泽楷觉得喻文州的眼神带着不易察觉的野望。熟悉的,像是黄少天的。


  “少天这段时间可是无偿为政府出了不少力呢。”喻文州笑着,偏头去看黄少天,“少天,不打个招呼?”


  周泽楷看到黄少天神色自若地勾起唇角,一开口就是飞扬的一句:“Hi,枪王。”


  依稀就像是多久以前初见时的夺目和灿烂。


  而周泽楷是第一次知道黄少天也会使用热兵器。


  


  所以说,为什么会隔着这不远不近的110cm和黄少天对视呢?


  110cm,也就不过一柄冰雨的长度。


  自己身后冲动如孙翔早已咆哮起来。周泽楷知道他在队伍里一直和黄少天关系还不错。黄少天眼睛里依旧是他熟悉的色彩,反射着夕阳温暖的余晖而不是机械灯管冰冷的光线,显得那么亲近而柔和。这双眼睛周泽楷曾无数次深深地刻入眼底,那么熟悉。


  简直就是扣下板机一般深刻入骨子里的本能。


  他知道双方都是理智而冷静的。两支队伍已经战作一团,只留他们两人相对静默。


  其实只在于谁先动手而已。


  


  90cm冰雨剑身的长度其实并不算多么遥远。


  


  可是周泽楷想要靠近。


  


  想再仔细看看对方比这个时代苍白却耀眼的太阳更明亮的眼睛。


  


  他知道自己今天决计不可能在这里杀死黄少天,仅仅因为黄少天亲吻过的荒火在灼热地抵抗,颤抖。荒火和碎霜的契合度决定周泽楷今天根本无法拔出他的左轮将枪口对准黄少天扣动扳机射击,哪怕那是刻入骨子里的动作。因为黄少天这个名字,是刻进心里的啊。


  早在初遇那双浅得发亮的瞳孔里的光芒就已划破了周泽楷的心壁潜进他的心脏了,此后刻下的印记,又如何消除?他一直是知道的。


  “周泽楷,爱过我吗?”


  “爱。”


  不是爱过。


  所以他终于突破那短短的90cm将黄少天拥入怀中时,他不由笑起来。


  闭上眼前看到的最后一点亮光是黄少天眼中的。闪烁着。


  他最后想起来黄少天说,大家都是有目的地活下来的,你为了轮回,我们都是为了爱着的人和必须肩负的责任啊。


  我明白。


  我当然明白。


       END .






[终于搞完了累死了我天!!!


你们知道我查了多少资料吗!!


简直暴露智商!!太烧脑下次说啥也不写这类了!!


毫无研究乱写一通,Bug欢迎提出来或无视.私设成堆.


感兴趣某些设定的话欢迎来问.好不容易决定了设定没用上也是很悲伤的.


以及结尾不谈人生.


看在我这么累的份上想要评论可以嘛w.

评论

热度(131)